{{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当前位置: 首页> 访谈> 正文 
收藏
点赞
投稿
IPC委员会架构简介
  2021-07-06      114

image.png

Nolan Johnson采访了IPC组装和标准技术高级总监Teresa RoweTeresa详细介绍了IPC委员会的架构和主要职能,以及各部门如何通过协作来保障委员会顺利开展工作。

Nolan JohnsoTeresa,你是IPC委员会组织与架构方面的首席专家。IPC如何组织这135个委员会及工作组,使之顺利开展标准开发工作?

Teresa Rowe各个委员会是围绕总务委员会构建的。我们会在总务委员会下成立一系列任务组,每个总务委员会都有明确的主题,例如“印制电路板设计”、“组件连接”或“产品保证”等。这些大的领域随后又分为更细化的分委员会和真正开展工作的任务组,也就是小组。例如,任务组负责的主题范围可以是电子组件质量保证,也可以是电子组件的可接受性。总委员会的成员都是行业的领导者,他们也是技术活动执行委员会(Technical Activities Executive Committee,简称TAEC)的成员。

TAEC是与IPC技术活动相关的管理职能组织,由规模较小的TAEC Global监管。TAEC Global由7名成员组成——2位来自美洲,2位来自欧洲,2位来自亚太地区,还有一位TAEC主席。这些人每季度会和IPC员工开会,他们负责监管任务组及其开发活动的顺利进行,并对IPC应该重点关注的标准提出建议,帮助IPC了解行业动态。

Johnson听起来TAEC掌控了标准及其发展方向。有些委员会则以扩大宣传与推广为主,对吗?

Rowe没错,只要我们从标准可以成为指南的角度出发,标准可以是对产品的要求,也可以是对产品的测试方法。

Johnson我明白了,TAEC及委员会负责交付文件、把控方向及扩大影响力。

Rowe没错。

Johnson引人注目的的交付成果就是开发出的标准。这些标准更多是由小组委员会开发,而不是更大的委员会?

Rowe大多数标准开发工作都是由任务组完成的。IPC关注行业焦点,和那些对行业焦点感兴趣的人一起开发项目识别通知码(project identification notification,简称PIN)。TAEC Global 和TAEC会审核 PIN,确定项目是否可行。

Johnson也就是说,在技术委员会的管辖范围内,可以有多项标准处于开发中,可以有多个分委员会?

Rowe总务委员会可以开设多个项目,而分委员会可以在选定的主题下同时监管一定数量的项目。任务组一般只关注单个标准。

Johnson一个刚刚接触IPC的人如果想参与IPC委员会的工作——可能是在雇主的鼓励下想这样做——那他应该如何开始?

Rowe真是个好问题。我们欢迎志愿者参与IPC委员会的工作。我们的联络员负责联系这些人。其他任务组成员也会介绍自己,确保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宾至如归。很多时候,新人不会在前几次会议中发言。他们想先了解一下环境和氛围,了解任务组动态,弄清楚任务组的工作方式。过一段时间之后,新人就会说,“我懂了,我懂了。我要开始举手发言,参与具体工作了。”

纳新是非常让人兴奋的重要环节。对于那些刚接触IPC的人而言,最简单也是最好去融入这个组织的方式就是参加会议、听和看任务组的工作、了解任务组的新动态,然后从承担具体任务入手参与其中。我们在讨论过程中会提出很多任务项目。比如在一场人数很多的技术讨论中突然有人问道“你能否帮助检查一下即将出版的标准文件中有没有标点符号问题?”然后便有人回答,“没问题,我愿意做这项工作。”他们先是参与到具体任务中,然后开始和行业同仁建立联系,于是便形成了有集体凝聚力的团体。一个新人从刚接触这个组织到最后成为对开发标准文件做出很大贡献的主力人员,是非常美好的过程。

Johnson如果我想参与那些我本来就感兴趣的主题,而且也是我具备相应专业知识的主题,如何才能找到这样的委员会?

RoweIPC网站按照所有主题列出了相应的委员会以及加入这些委员会的方式。其中还包括IPC联络员和项目分会。网站还提供了一个邮箱地址Answers@ipc.org,有兴趣加入委员会的人可以给这个邮箱发邮件。

Johnson我就是这样加入IPC委员会的。由于疫情的原因,这一年来我们采用了不同的开会方式和会见方式。你觉得对于志愿者而言,这种线上会议的方式可否让他们更容易参与到IPC活动中?

Rowe过去一年的任务组会议看到有更多志愿者参与标准开发,这是线下会议达不到的效果。因为在疫情前,他们只能参加一年一度的线下会议。会议的节奏也发生了改变。有些任务组愿意每隔一月就开一次会,甚至有时会每隔一周开一次会,以推动项目的开展。他们不想让工作失去重点,因为当时我们都居家办公,无法出门。在这种背景下,他们想继续推动项目向前发展。但有些人也会说,“未来真的希望能在线下面对面开会,再次见到任务组成员。”

Johnson我能懂你的意思。

Rowe我在圣地亚哥时,听到了一件关于IPC APEX EXPO展会的有趣事情。之前我们都用美国西部标准时间,所以要早早起床,参加一场从早上8点持续到下午5点的会议。但现在我们都居家办公,可能会议就安排在了凌晨两点。那时候你坐在电脑前参加会议,思考着,我参加了这场会议。所以我也会一直说,“你们已经进入会议室了。感谢你们出席今天的会议,不管你们所在的时区现在是几点。”

Johnson没错。听说现在致力于委员会和标准相关工作的志愿者大约有3000人,真是人数众多!

Rowe确实,我们很高兴能有这么多志愿者支持IPC标准的开发!

Johnson现在志愿者和员工的工作士气如何?你刚才谈到了一些任务组展开了线上会议来保持工作劲头,努力推动标准的开发,做了很多工作。这是普遍存在的态势,还是也存在一些问题?

Rowe这种态势普遍存在,大多数人都渴望持续向前,我们的行业和技术从未停滞不前。专业人士盼望标准出现新内容。有时候人们甚至会说,“我就坐在这儿,晚上有时候无事可做。有什么任务可以分配给我吗?我能做些什么吗?”业余时间非常重要,特别是人们的工作状态都回归正常之后,我们尤其会注意业余时间。但大多数情况下整体状况都很不错。

很少有任务组会表示自己想休息一下。他们只是会放慢速度,修整好之后就会迅速回到之前的状态。确实有些委员会在1月发布了标准,我们当时还在排版标准文件,准备正式发布标准时,而他们已经启动下一版的开发工作了。

Johnson在你看来,IPC会如何利用疫情来推动标准开发工作?

Rowe我们现在来看看IPC使用的IPC Works平台。这是为所有委员会参与者建立的网络。他们可以在平台上查看任何一个正在开发的标准文件。平台上有他们可互相发送信息的端口,他们可相互交流。为了某项活动,他们能组成一个“工作家庭”。虽然疫情肆虐,但对于委员会而言他们能通过建立使全球专业人士实现交流的方式将一些很消极的事情转化为积极的行动。平台上的人聊起天来就像相识已久的旧友,而且他们最后也真的成为了朋友。在电话里每个人就像朋友一样交谈,而每个人都是靠声音和Teams登录界面的电话号码来认出彼此。大部分情况下,委员会的士气都很高,不好的外部环境促成了一件好事。

Johnson以后会不会一直沿用这种视频会议的方式来组织委员会会议及开展标准开发工作?

Rowe当然会。任务组成员一年只有在IPC APEX EXPO和SummerCom期间才有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而且这两个活动差不多有6个月的间隔时间。而现在各个委员会除了面对面的活动之外,还会每月至少组织一场会议,或者定期开展会议推动工作进展。很少有人会说,“我可能出席APEX EXPO展会,下次就SummerCom见吧。在那之前,只要各自做任务的任务就可以。”

JohnsonTeresa,所有这些团队都必然需要领导者。如何成为领导者?

Rowe担任领导者的都是IPC的会员。我们需要的是那种有意愿做领导者的会员,愿意将工作推进到下一步并为之付出努力,而且也愿意做出承诺并投入精力时间履行承诺。志愿者和委员会成员的态度可能是,“我愿意接受任务,贡献自己的力量。”但领导者和联络员的联系会更加密切,尤其是进入到标准发布环节时。

如果想成为一位领导者,就要大胆举起手来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接受挑战。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做的?”我们寻找的人才是那种总是对委员会主题很感兴趣,而且愿意承诺在从起草到发布的整个过程中领导标准开发工作。

Johnson所以说成为领导者的前提是必须要有极大的兴趣和热情,想要促进行业进步,做好了充分准备?

Rowe是这样的,他们要对相应主题感兴趣,并且积极参加活动。面对大家对一个议程持有不同意见时,领导者需要能够抓住重点,把控会议节奏,仍能推动会议有效进行。

Johnson如果前提只有这些,就说明任何职业背景的人都可以成为委员会的领导者。

Rowe没错。我们确实会寻找IPC会员当作领导者,所以他们会抢得先机。也有些领导者并不是IPC会员,但我们会跟他们保持密切联系,并鼓励这些人(和他们所在的企业)考虑成为IPC会员。

Johnson我还注意到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那些刚刚入行的IPC会员,比如那些还在参加Emerging Engineers项目的会员,也担任了委员会领导者的角色。

Rowe没错,这是一种很好的现象。我们不仅欢迎Emerging Engineer项目的成员,还会培养参加标准开发活动的新一代专业人士的领导技能。一旦出现职位空缺,我们就会鼓励Emerging Engineers成员站出来去争取这个机会。而且他们的导师也会鼓励他们这样做。有些导师甚至会找到我们说,“我认识一个刚入行的工程师,这个人非常不错,你们看看他/她的资质,有没有合适的领导者职位推荐给这个人?”

Johnson我们换个话题,讨论一下IPC的宣传。这方面的工作有什么不同之处?

Rowe宣传组正在讨论全球政府关系和环保意识相关的工作。其他组讨论的则是与电子产品制造相关的技术主题。

Johnson宣传组的工作职能是什么?把标准开发工作想成是把具有技术背景和对技术感兴趣的人都聚在一起,这样就简单多了。可是对于宣传,需要掌握什么不同的技能?

Rowe还是需要懂技术的人,他们愿意参与业内相关主题的讨论、促进行业的沟通联络、给出推荐建议。

Johnson也就是更愿意参与更面向外界的行业讨论。

Rowe是的,对外的沟通交流。可以把标准本身理解为行业的对外交流渠道,对吗?

Johnson确实如此。现在最引人注目的委员会是哪一个?他们都很重要,但委员会数量众多的时候,因为某种原因,某些委员会必然会成为行业的焦点。你认为有没有这样的委员会?

Rowe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现在比较热门的主题是未来工厂、电子织物、印刷电子品和CFX(互联工厂数据交换)。如果从委员会的参与人数来看,那最多的就是印制电路板委员会和组装活动委员会,也就是负责开发IPC-A-600、IPC-6012、J-STD-001、IPC-A-610和IPC-A-620的委员会。有很多人会参加委员会会议,但不一定参与标准开发,但通过参加会议他们也能收获很多。

Johnson委员会的参与者开发了行业标准或协议,所以他们应该具备一定竞争优势?

Rowe我们会确保会议足够开放,对所有参与者都是公平的。参与标准开发的公司是否具备一定竞争优势真的取决于参与公司本身。

不能说一家公司通过参与标准开发就获得了竞争优势,但确实能让他们有机会看到一项标准是如何开发的,从而更了解与他们相对立的观点,看到与需求相关的数据。

Johnson这样说是有原因的。参与新标准开发的公司必然对标准有着更好的理解,而这种理解并不是失衡的,因为开发标准的委员会足够开放。即使不是以委员会成员的身份参加会议,只要对某一话题有足够的兴趣,也能即时了解到开发过程中的所有信息。

Rowe没错。任何人都能参加委员会会议,很多人都是来看看会议在讨论些什么,然后加入委员会贡献他们的力量。有时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将新要求纳入标准,因为我们要花时间去查看数据,也可能要做一些测试来建立标准要求。

Johnson是这样的,与其说参与标准开发会取得竞争优势,不如说是获得了协作优势。

Rowe没错。

分享到:
  点赞
  收藏
  打印

中国电子制造专业人士刊物

创于2003年

全国"一步步新技术研讨会"官媒

SbSTC服务号
actSMTC订阅号
扫一扫,掌握最新资讯
评论(0
已输入0
相关推荐
 310  2020-11-17
 284  2019-10-10
 267  2019-10-10
 186  2019-10-10
近期活动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