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当前位置: 首页> 访谈> 正文 
收藏
点赞
投稿
金属开采需要长远眼光
  2022-11-01      

Nolan Johnson

Nolan采访了在采矿行业拥有50年经验的专家ShaunDykes。Dykes简要介绍了采矿开发,以及开发和供应用于制造PCB的矿产资源所需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存在很多影响矿山开发时间和地点的因素,此外也存在阻碍开采矿产很多因素。

Nolan Johnson:Shaun,是否可以简要介绍你的具体职位和职业经历?

Shaun Dykes:我是American CuMO Mining Corp公司的总裁兼CEO,同时也是一名工程师和地质学家。我做这行差不多有50年了,去过世界各地。勘探研究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各级政府、机构管辖的矿床。此外也去过俄罗斯和南美等地。

Johnson:矿物质及其在成品金属在供应链中的作用对本杂志读者有很大影响。他们依赖于铜、锡、铅以及玻纤板上的所有金属。此外这些PCB成分中还含有焊料和矿物质。当然铜起着核心作用;这似乎是一种处于动态核心的金属。

采矿行业的全球供需发展趋势如何?它将如何影响电子制造业的?

Dykes:金属,特别是现在所有的新技术,在电路、海水淡化厂、电池,甚至饮用水中随处可见。对每种金属的需求都很强劲。供应越来越短缺,随着矿山的老化,等级也在下降,从而减少了可供开采的金属量。由于必须遵守新的法规和规则,现在批准开采的时间大约是过去的5倍。

即便如此,一些矿山还是无法投入生产,因为要么成本太高,要么反对力量太强,因此无法获得开采许可。目前供应远远低于需求。而且这种需求正逐年稳步增长。这就是金属价格上涨的原因。

Johnson:我认为,任何一种国内矿山开采都会受到更严格的监管,即使需求在上升。

Dykes:当然。我们在采矿业所经历的,有些是好的,但有些是过于教条,非常糟糕。但其他部分对环境是有益的,以确保过去的采矿时代已成为历史,那时的开采只是强行掠夺,并不关心对环境的影响。现在当考虑开发新的矿山时,首先考虑的是环境——稀有和濒危物种、树木等等,甚至在开始开发矿山之前就需投入数亿美元。

Johnson:投入数亿美元开发一个矿山?在我们的行业,建立一个计算机芯片工厂,一个半导体工厂,需要花费数亿美元,4~5年才能投产。这和一个矿场有可比性吗?如果决定继续向前推进,能以多快的速度启动并运营一个矿山?

Dykes:那要看具体情况了。从踏上地面开始,就必须钻探和勘查;对于大型矿山,如供应金属的矿山,平均需要近20年的时间。

Johnson:20年后才能开始采矿?

Dykes:从你发现并大致确定矿山规模,假设已经拥有了所有的资源和一份可融资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构建它可能需要2~4年的时间。建设成本从小型矿山的几亿美元到大型矿山的几十亿美元不等。如今,一座大型铜矿将需耗资20 亿~30亿美元,甚至可能更多。自2004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勘探爱达荷州的一个矿山。仍需约2年的时间来进行经济分析,然后需要3~4年的时间来建造它。建设成本为10亿~30亿美元。

Johnson:所以就这个特定的例子而言,将需要大约23到24年才能开始开采。

Dykes:是的,这是针对小型矿山所需的时间。随处可见的小规模金矿不需要这么长时间。你可以在4~6年内完成前期工作,但供应铜、银及铝,甚至包括镍、钴,所有这些金属的大型主要金属矿山需要的时间更长。

Johnson:所以,特别是对于铜或类似金属,要寻找大型矿山,因为需求量太大了。这是一笔巨大的资金,只有能够帮助供应链才有意义——20年内投入20亿美元才能使其投入使用。获得此类投资的投资回报率需要多长时间?

Dykes:西方的许多高等级矿床,如美国和加拿大,基本上都已被发现和开采;新发现的矿床等级较低。如果在非洲或俄罗斯等他国寻找,那里有更高等级的矿床。但仍必须设法为矿山融资,我想说正在寻找2~5年的初始投资回报。根据规模的不同,其中一些可以使用7~10年。但好的矿山通常需要2~5年可获得初始资本支出回报。

Johnson:当然,这也根据具体情况而定。但是矿山能够保持活跃的典型期望值是多少?

Dykes:各不相同,最短为10年,而其中大多数保持活跃的时间为15~25年。回到第一个案例,我们已经投入了约5000万美元来达到今天的水平,可能还需要6000万~1亿美元来做出生产决策。

Johnson:你向我们介绍了在国内开发矿山的投资和时间表,以及盈利和向前推进所需的门槛。你刚才提到很多非常高等级的矿床已经开采完,那么如何发掘新的矿床点?

Dykes:这主要是通过查阅历史文献来完成的,工作量是巨大的。事实上,采矿业收集了大量的数据,可能比任何其他行业都多,或者有探矿者会为你勘探。目前仅在美国就有数十万处地点正在被勘探。我认为,可能有2%~5%的地点能幸运地成为矿山。最形象的说法是穿过大量枯木去寻找宝石。

我们参与了许多项目,牢记盈利能力、吨位和等级等因素。要努力让它发挥作用。通常,会钻一些洞,但没获得预期的结果,然后就走开了。十年后,又有人来了,价格发生了变化,突然开发这个矿床就变得具有经济性了。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但即使按照今天的金属价格,开采很多低等级矿床也不具有经济性。

世界不断发展变化。现在,当去一处矿床开发勘察外貌时,你很可能是第三或第四组人员。当然,对于地质学家和工程师来说,没有两个人能在同一件事上达成一致意见,所以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变化。在新的条件下,我们可能会回到25年前勘探过的地点。可能会开发出新技术或新的回收方法,金属价格或需求可能会发生变化。例如,目前铜价为每磅4.50美元。我们在20世纪70年代研究过的矿床,当时铜的价格是60美分或65美分,开采并不具有经济性,但现在开采却具有经济性。

Johnson:显然采矿业遍布全球。在开采矿物质时方面,能否对比全球和国内的情况?

Dykes:过去5~10年市场的大变化是资源民族主义,各国目前正在制定规则来生产成品而不是发运原材料。他们已经意识到可以制造产品,然后销售成品。这是市场的一大变化。中国的做法不同于过去400或500年的历史。通常先开采自己的原材料,然后再开采其他人的。中国开采自己的矿床,但它也在购买其他人的矿床,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因此他们进入市场买了几乎所有矿床。

我们收到了两到三份来自中国的矿床报价,希望控制这些金属,以控制和维持市场。如果控制了70%或更多的市场,就可以操纵价格,这样就可以在某一时刻涌入市场并收集所有的矿床。一旦掌握了控制权,就可以切断供应以提高价格。

另一件事是仿冒品市场。在某些时候,会发现市场上出售的铜量比存有量多。造成了这些人为的高价格。如果很多这些市场被叫停,价格就会暴涨,因为市场供应不足,所以会影响供需曲线的走向。

归根结底,世界仍然需要这种金属。对我们来说,要么开采它,要么增加供应量。这些是唯一的选择。采矿业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市场是会发生巨大变化的因素。他们试图规范市场,但仍存在这些持续的仿冒品和积压客村,它们控制着短期定价。

但在采矿业,不能使用短期定价。必须以5年或10年为单位来估计长期价格。我对今天的铜价不感兴趣;而是对未来5年和10年后的铜价感兴趣,因为我们必须弄清楚这一点才能进行经济性计算。

Johnson:在华尔街只关心未来90天的商业文化中,花20年的时间完成前期准备工作,然后最少生产10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Dykes:没错。这是西方世界和亚洲世界的发展理念差异之一。西方世界看不到下周,一切都被政府这2~3年的计划所控制。例如,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制定了20年、30年、40年甚至50年的计划,因此这些微小的变化不会影响他们的计划。

Johnson:对于现在电子产品中使用的所有金属,无论是钼、锂,还是铜、铝等,从采矿的角度来看,哪种金属最具挑战性?

Dykes:答案并不意外:越稀有的金属,就越有挑战性。我不认为铜是稀有金属。在这个星球上,有相当多低等级的铜矿仍然在地下,但距离较远。开采它们的成本较高,价格上会考虑到这一点。

当由于启动采矿所需时间较长而导致需求上升时,可能需要4~5年的时间供应才能赶上需求,最终达到供需匹配。与此同时,价格上涨,从长远来看,随着新矿山的开发,价格会回落。

当谈到锗和其他稀有元素时,这些都是行业所需要的,虽然需求量不大,但仍然有需求。例如,没有这些金属,F35喷气式战斗机就无法飞行。美国和加拿大列出了关键矿物质清单,会发现找到这些稀有矿物质很难。基本上,越难找到,开发矿山所需的时间就越长。

Johnson:我们正在讨论用20年时间来开发一个铜矿。这对开采锗之类的金属意味着什么?

Dykes:从头开始需要20年。这意味着必须把钻床等设备运到现场,开始钻探,因为永远不知道开发矿山能取得多大的成功。每个矿床都是不同的。地质学和工程学的有趣之处在于,没有两个矿床是相同的,必须从头开始研究每个矿床。在一个地方见到所有这些金属并不常见。必须前往全球各地并在正确类型的矿床中找到其中一些金属。

我们可能在30年前发现了一些矿床,但现在由于锗的价格是每公斤9000美元,开采突然变得具有经济性了。美国有一两个矿山已经发现了40年,突然,我们说,“嘿,我们需要稀土。”然后就可以相当快地开发它们,这是因为之前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一旦地质学家发现矿床,就有3种选择:离开、搁置或开始开发。

Johnson:Shaun,你们的行业预测了未来20年的发展。采矿业是否看到了电子产品需求的激增?

Dykes:我想说有些机构确实做了这样的预测。这大约占预测机构的5%。在低价环境下发展往往会放缓,而在高价环境下发展往往会加速,这与应该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投资者倾向于在价格高且上涨时融资。

因此,在高价格环境下,筹集资金来完成勘探工作。到开始生产时,价格已经下降了。一个完美的例子是在2008年。钼价高达每磅40美元;一个矿山获得了充足的资金,甚至开始为工厂订购设备。当时看来一切都具有经济性,看起来非常好。他们花了4年时间完成了所有的前期工作,制作了可融资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可当他们完成可行性研究时,钼的价格已经降到了10美元。开采该矿山不再具有经济性。14年后,该矿山仍未投产。

采矿业必须以另一种方式运作。必须能够在低价环境下完成所有的初期工作,然后在高价环境到来时开采,这样才能很快得到回报。

但是,这种融资方式并不奏效,只有5%的金融家看到了这一点,他们会说:“有一天开采这个矿会很经济。让我们现在就为这项工作提供资金,为下一个高价做好准备。”

Johnson:这些周期有规律性吗?

Dykes:控制这些周期的因素太多了。我认为它们不是规律的,但通常是5~7年。在我的职业生涯内,经历了大约5~6个周期。这种周期性普遍适用。同样这一切完全取决于具体情况。周期可能会稍微延长,为了降低金属价格,就必须增加供应。随着时间的推移,供应侧没有那么快地实现增长,因为没有高等级的矿床、更长的时间以及其他一切,所以周期会稍微延长一点。

但当最轻微的事情,比如乌克兰战争,惊吓到我们所依赖的投资者时,就会出现问题。如果不能筹集资金来做这项工作,就必须把一切都搁置起来,直到能筹到资金。短期思维确实会对完成这项工作的能力产生重大影响,这是由筹集资金勘探和开发这些采矿项目的能力所驱动。

Johnson:很明显,我们不会通过开采来解决供应问题。

Dykes:不,目前没有,而且没有这种新的绿色技术和产量,我们称之为绿色金属。每个人都想要这种新型绿色能源,但我们要从哪里获得金属来实现这一目标?

Johnson:展望电子制造业的未来,你预测矿产市场会如何发展?

Dykes:展望未来,这些金属的需求仍将保持强劲。至少在四五年内,我认为金属价格将保持高位。除非发生重大事件,否则在铜价低于每磅4美元之前,我们会看到更多超过5美元(每磅)的涨幅,不会保持不变。制造业必须为用于制造产品的铜支付更高的价格。当然,这将转化为更高的产品价格。随着矿床的出现,某些金属的价格可能不会增涨那么多。但总的来说,成本正在上升。

当然,其他成本也在增加,比如采矿成本和雇佣员工的成本。这将导致通货膨胀和商品价格上涨。此外其他国家试图控制市场,想要控制制造业,控制金属的产能。这一切都将导致西方世界需要更多的金属。特别是美国终将需要发展其国内供应。

世界上其他地区想要销售成品,许多国家已开始这样做。我在南美、印度尼西来和其他可以开采这些金属的地方看到了这种情况。如果想购买原材料,他们就会要求在当地的制造厂生产。因此这将切断加拿大和美国等地的制造业,这当然会影响就业。

然而,西方仍有原材料。我们只是对所有这些许可、官僚作风和各种项目的延迟感到担忧。但随着人们开始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会看到其中一些让步。我们最终会回归理性,而不是这些两极分化的观点。

采矿业在过去50年发生了变化。我们可以开采,以正确的方式适当地开采。但是,那些反对采矿作业的派系继续放慢采矿进程,这使矿山投产所需时间是原有时间的2~3倍,从而推迟了金属的供应。与此同时,价格上涨。当价格上涨时,不受延迟影响的其他集团可以将其金属库存投放到市场。

分享到:
  点赞
  收藏
  打印

中国电子制造专业人士刊物

创于2003年

全国"一步步新技术研讨会"官媒

SbSTC服务号
actSMTC订阅号
扫一扫,掌握最新资讯
评论(0
已输入0
相关推荐
 131  2022-01-18
 564  2020-11-17
 518  2019-10-10
 471  2019-10-10
热门标签